雪狗与雪花冰

我想回家照次全家福

心水的瓜皮帽 加了购物车好久 还是放弃了 看到别人戴 唔 还真不错

我妈说起我的身高时,是那种蕴含了很多复杂感情的愤怒。


昨天日推的一首歌叫 抱歉 如果我的敏感冲动软弱以及愚蠢的虚荣曾伤害过你


我真的很讨厌踏入当代艺术博物馆的大门 因为看不懂 就这么简单
之前去的时候我尝试弄懂一些有文字解释的东西 但是发现及其乏味 只是读字而已 反而一些没有过多解释的东西倒令我联想颇多而印象深刻 后来觉得(可能是曲解)当代艺术太人为化 作者有一种解释 而一千个人可以有一千种解答 那么重要的就变成了你自己用意念感知到的东西 和对反映到现实进行的思考(这个会不会导致自我歪曲自创歪理?比如丁蟹)
可惜现在的时间和精力不允许我在一个地方停留很久去琢磨 更甚 我每当试图去探寻其中的秘境时 就会有一个声音提醒我 你的主业不是这个 你有没有做好主业就来思索其他的 能不能把这种求知欲放在主业上 天 真希望有人能带我走进当代艺术的世界 但是问题又来了 怎样的人才是自己已经通透到可以给予人解惑的呢

👁所以 我评今天为2018最疑惑的一天

我妈有一年把晒干的桂花夹在了蜂蜜里 美其名曰桂花蜜 真正的桂花蜜当然不是这个做法 这个已经无所谓了 只是想想桂花的香和蜂蜜的甜融合在一起 就觉得真好

我一点也不丧 我只是废话大王🐘


时间又不是人 怎么会有人情味呢


都是空头支票 都是自欺欺人 都是假的